第207章番外圣剑(1/2)

加入书签

  作者有话要说:  想了很久,决定把欠刀受的约书亚番外补上。。しw0。

  后来又想了很久,不能厚此薄彼,于是把三圣剑全补上。

  然后吧……我个人又比较喜欢南十字星(暴露取向),所以也补上(啥)……

  不喜欢就直接跳过吧,误买可以要求退款。

  再次说明,番外与正文没有任何关系。

  莲恩番外

  杰拉尔德番外

  南十字星番外

  约书亚番外

  莲恩番外·愚者(0thefool)

  一、

  有件事是莲恩一直觉得对不起安默拉的,也不知道安默拉自己还记不记得。

  小时候莲恩偷偷去过城里的马戏团,看见小丑站在圆滚滚的球上,飞刀一闪而逝,命中几十米外的红苹果。她心痒痒,于是让安默拉当靶子,却不小心将她划伤。

  她没来及道歉就被门格尔送去帝都上学了。

  上的是骑士学院。她天赋极佳,对冷兵器有种超乎寻常的敏感,苹果飞刀这种都是小意思。可是她从来没说过,每次拿起剑她都会想起安默拉受伤的脸,好几次从噩梦中惊醒,脑海中残留的断片全是小丑拿着飞刀将安默拉手里的苹果刺穿。

  寒暑假可以回家,时间很短。

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,安默拉也不太爱亲近她了。她回家的短短几天,安默拉每天都躲着她,有时候她找遍整个屋子,却一点痕迹也没有。

  这让莲恩的噩梦越发严重。

  她每次回家都在冰柜上贴字条,分享帝都的趣事儿,也告诉她自己在那边的努力与成就,可是安默拉一次也没有回应过。于是后来,她就只说自己回来了,自己离开了,这些话也同样没有被关注。

  偶尔在饭桌上,莲恩会偷看她,她似乎睡得不好,总是一副怏怏的样子,脾气也越发糟糕,跟门格尔的关系更是一点就着。

  她好像这座老宅里的孤魂,也像那个被小丑扎坏后扔进垃圾桶的苹果。

  二、

  能跟杰拉尔德学习算是莲恩一生当中的幸事,即便他一开始给她的评价并不好。

  “你是剑,而且毫无疑问是双刃的。”

  年幼的莲恩已经懂很多了,她问:“伤人伤己?”

  杰拉尔德纠正她劈砍的动作,在她身后说:“伤你所恨,也伤你所爱。”

  其实这两条都言中了,只不过当时莲恩觉得杰拉尔德是圣殿骑士,这种婆婆妈妈神神叨叨的东西信个三分就行,所以也没有多考虑。

  她开始跟着杰拉尔德修行,不管是道德标准的确立还是骑士精神的完善,她一直做得很好。她的名声渐渐在骑士学院里传扬开,崇拜者们称她为“极光下的莲恩”,不管是力量还是风评,她都完美得无可挑剔。

  但是杰拉尔德依然对她不太上心。

  莲恩有点不服气,她内心深处一直觉得杰拉尔德应该以她为傲。

  这个男人真的对一切都很好,但是对一切都仅仅是好而已,他的爱与付出都有种大公无私的感觉,“偏爱”不适合他。

  莲恩觉得自己在他这里是得不到承认的,她想去其他地方走走,看看,寻求认同。

  三、

  离开普朗曼的前一天,她又梦见了苹果。

  安默拉将它捧在手心里,小心翼翼的,然后那个模样古怪的小丑动作精准地掷出飞刀。苹果脆生生地裂开,莲恩看见它跳动着,像一颗小小的心脏。

  也许是这个梦作祟,莲恩到奥兰的第一天就遇上了约书亚。

  从杰拉尔德手里夺走了圣殿骑士团团长之位,当世的最强圣剑,从无败绩的约书亚。

  他们在圣殿骑士团狭路相逢,杰拉尔德不闪不避,看向约书亚的眼神是前所未有的戒备与敌视。而莲恩则没有什么感觉,作为一个普朗曼人,她对过分年轻的圣殿骑士团团长多少有点轻视。

  她真的不觉得自己比约书亚差,所以她看向约书亚的眼神是好奇里掺了几分求胜心的。

  约书亚温和有礼地跟他们两人问好,却把她这份小小的不甘收进眼里。

  杰拉尔德离开奥兰后,约书亚主动找上了她。

  “你是剑吧?这种锐气,隔着一整座圣殿都能感觉到。”约书亚笑眯眯地看着练剑的她,“双刃剑啊……”

  本来不打算理会的莲恩听了他这句与杰拉尔德类似的评价,忽然燃起了求胜心。

  她举剑施礼:“请指教。”

  四、

  她输得很惨。

  约书亚的强和杰拉尔德一样,是超乎了人类极限的。他们放弃了某些东西,然后物化为神的武器,从而获得超越尘世间一切的强大力量。

  “你想要变得多强?”约书亚看着跪在地上以断剑为支撑的她,额上十字烙印耀眼无比。

  “比你们所有人都强。”

  她看见那一刻约书亚脸上的笑容是讥诮的,很久之后她才明白,他没有讥讽她对力量的追求,而是嘲弄她对代价的无知。

  他为她点亮的十字烙印,将她变成圣剑,然后开始指点她剑术。

  约书亚跟杰拉尔德很不同,他没有迂腐的骑士道精神,对神也仅保持表面的敬畏。他与莲恩一样有温和可亲的漂亮面孔,而好皮相下却藏了颗求胜若渴的征伐之心。

  他几乎不拘泥于任何规则,教给莲恩的也都是如何取胜。

  好像一夜之间,莲恩就找到了属于自己的风格。

  诡诈,凶狠,机巧多变。

  她很强。

  五、

  第一次使用十字烙印化身圣剑的时候,莲恩找回了那段被抹除的记忆。

  她从来没有见过那样的安默拉——冷静,无情,那双眼睛所注视的一切在她心中都是既定事实,不存在任何变数。

  那个在训练期间再也没有出现过的梦又开始纠缠起她。

  安默拉静静地坐在椅子上,手里捧着心脏似的苹果,然后小丑用飞刀将它击穿。苹果落在地上,里面流出血。

  小丑开始疯狂尖笑。

  醒来之后,她对约书亚说,她想结束这一切了。

  约书亚不问她想结束什么,只是看着她,说,他也想。

  莲恩这时候才意识到,约书亚是想结束跟杰拉尔德的这么久以来的暗斗。

  不止她,就连现任圣剑约书亚也是想在杰拉尔德面前证明自己的。

  他看不起杰拉尔德受制于神,身不由己,不甘心被他这样的剑器稳压一头。他还在内心深处畏惧着杰拉尔德,因为杰拉尔德是被神选择的剑,不是他这样夺取神印的剑。

  他害怕王者的力量有一天会被神审判。

  六、

  大裂谷之战,她没想到会重遇安默拉。

  更没想到的是,杰拉尔德在她身边,让她持剑。

  她很少看见杰拉尔德愤怒的样子,但是这次对安默拉说出恩断义绝的话之后,她确切地捕捉到了那位圣骑士的怒容。

  莲恩一直以来都在争取杰拉尔德的认同,希望得到安默拉的解释。看见这两个在她生命中占据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