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7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卫玠悄悄支撑着晋惠帝,小声告诉他:“不要怕,这是你的军队啊,他们会保护你,保护大晋子民,会为天下所向披靡!”

  这还不算完,这场仪式真的是不见血不算完的。

  由统帅王济来完成“衅”的最后一步,这个仪式在chun秋战国的文学作品《左传》里也有提及,将选出来的军旗、军鼓以及金戈一点点淋上鲜血,“建旗帜,鸣金鼓,正行列,擎节钺”(引自明朝史料)。

  越来越密集的鼓声,直破云霄,以及披挂了甲胄的士兵,依据周礼不需要对高位者跪拜,只需要拱手而拜,完成最后的“介者不拜”。

  然后,就是大将军王济站在能放大声音的特殊回音石上,对众将士做最后的誓师动员。狂风当歌,旌旗蔽空,鲜红的披风dàng起肃杀的纹路。

  王济翻身上马,大军开拔。

  在骑上马的那一刻,王济不可避免的回想起了少时,手足无措的看着自家兄长踏马出征的那一幕,只不过那个时候他是围观者,他的兄长是参与者,他面对历史的洪流是那么的软弱无力,他阻止不了任何人,也帮不了任何人。

  王济那个时候甚至很不能理解自家兄长上战场的选择,一如他理解不了阿爹王浑为什么常年征战在外,对他这个嫡子的关心还不如家里的下仆多。

  王济想起卫玠曾戏称这种情况叫家长出外打工后的留守儿童,比较高端的留守儿童。

  没有人会喜欢当这种留守儿童的,因为如果家长只是出外打工,那么他们早晚有一天害会回来,可是上了战场,就未必能够安然无恙的回来了。王济看着阿娘每一日都活在担忧中,可是他却无力缓解,那让他十分bào躁,bào躁于自己的无能。

  钟氏却反而不解的问王济,大部分的男孩子对打仗都很热爱,觉得兵器是男人的làng漫,为什么你却不喜欢呢?

  王济无法回答。因为他不是不喜欢,他只是不喜欢他的家人参与其中,他不喜欢他的家人为别人流血牺牲。他知道他这样想挺自私的,但他真的无法控制自己不去这么想,打仗为什么不能是别人的事情呢?为什么一定要发生在他的家人身上呢?兄长的功课得了满京城的名士夸赞,为什么就不能选择文职呢?吴国灭不灭,很重要吗?那个儿时温柔到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