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2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可她才笑了几声,夕女便狠狠地瞪了她一眼,低喝道:“闭嘴!”

  十九一愕,笑容给僵在了脸上。

  虽然夕女是她的亲大姐,可她也是家里娇养的嫡女。就算她这一生,注定跟在这个亲大姐身后,做她陪嫁的滕妾,可从小到大,包括夕女在内,哪里有人说过她半句不是?

  一时之间,十九美丽的小脸都给变青了。她郁怒(shubaojie)地嘟起嘴,见夕女一点理她地打算也没有,心下怒(shubaojie)意更甚。当下,她低下头来,朝着地面重重一踢。“叭”地一声,一根枯枝被她踢飞了老远。

  夕女没有理会含怒(shubaojie)带怨的小妹,转头看向燕姬,皱眉问道:“你昨晚主动求见,公子出都不曾出殿?”

  燕姬半垂着脸,眼眸中泪光盈盈,她抽泣了一声,楚楚可怜地应道:“妾唤他了,也求他了,夫主都不曾出来一见。妾听得分明,他正与那玉姬在殿中嬉戏。”说到这里,燕姬嗖地抬头,向夕女问道:“娇娇,那玉姬,是不是真的jing擅狐媚之道?妾闻昔日夏姬,便jing通此等秘术,凡是与她欢好过的男人,都会沉溺。”

  在燕姬地认知中,她还不曾遇到过不对她垂涎的男人。昨天晚上地闭门羹,对她来说,实在是不可思议,甚至可以是奇耻大ru。特别是那两个守门的剑客,在赶她出来后,便连正眼也不再看她,今天见了,更是头也不曾抬一下,不曾朝她瞟一眼。

  这样的遭遇,让她一直饱涨的信心,一下子削去了不少。

  夕女皱着眉头,温和地问道:“那个玉姬,在殿中与他嬉戏?”

  “然也。”

  “你可曾就此事质问过剑客们?她是姬妾,你也是姬妾,为何她可以堂而皇之地把公子的寝殿当成自己的?”

  燕姬点了点头,娇怯地说道:“妾问了,他们说,玉姬本不是普通姬妾,自是应当。”

  “自是应当?自是应当?”

  夕女似是被这四个字给吓住了,她脸色一白,身子晃了晃。

  燕姬一惊,连忙扶住她,急急地说道:“娇娇,娇娇?”

  夕女扶着燕姬的手臂站稳身子,同时,她朝侧对着自己的十九盯了一眼。刚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