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3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雨,真是越下越大,哗哗的雨滴,把玉紫的头发淋了个透湿后,顺着她的额头,耳朵,嘴角向地面滴去。

  雨太大了,玉紫的视线都被雨水给挡住了,使得她要紧紧地闭上双眼,才能不淋到眼睛里面去。

  玉紫闭着眼睛又叫道:“父亲,我们也去农家避雨。”

  她看不到父亲的表情,只听到他沙哑的声音在哒哒的雨滴声中,呼呼的风声中响起,“农家茅糙屋,又能容下几人?那般恶汉,定要赶出主人,给自己挡雨了。此等事,父亲宁死也不愿为之。”

  玉紫呆住了,她终于明白了,为什么那些剑客唿哨而出时,那些少女在哭着求着。

  雨真是太大了,玉紫勉qiáng睁开眼,看着被雨淋得浑身湿透,被风刮得摇摇晃晃的老父亲,心中大痛,她不由想道:父亲已经老了,再这样淋下去,他非得生病不可。我,我,我可怎么办?

  这时的她,都没有注意到,如小溪一般的雨点,顺着她的衣襟,顺着她的发角,顺着她的袖袋,流向她的胸口。而她的胸口,现在已是湿透。那鼓鼓的盐包,已在迅速的缩小。

  第15章驱邪之舞

  幸好,这只是一场bào雨。它来得快,去得也快。

  不到一个小时,雨停了,那轮明月,再次淡淡地浮现在天空中。

  玉紫挺直腰背,开心地唤道:“父亲,雨停了。”

  父亲看着她,老脸上绽开一朵笑容。

  玉紫看着父亲,她想笑得轻松地说些什么,可是吐出来的话,却带着点艰涩,“父亲这般淋雨,怕有不妥。”

  她的目光中,已含满了焦虑。

  父亲看着月光下,被雨水冲得真容毕露的玉紫,顾不得安慰她,只是急急说道:“我儿,快把脸涂黑了。”

  玉紫还没有回答,一个清朗的声音从两人身后传来,“宫老,bào雨淋身,为防邪气侵体,我等需做彻夜之舞。你来吧。”

  这是亚的声音。

  父亲连忙应了,提步便向亚走去。

  亚转头看向玉紫。

  感觉到亚在注意自己,玉紫连忙低着头,只差没有把整张脸埋在胸口上。

  亚瞅了她一眼,竟是提步向她走近。

  宫老见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