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8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玉紫是在一阵吵嚷中醒过来的。她刚刚睁开眼,便听到殿外传来几个食客的声音,“公子糊涂!玉姬已然有孕,岂能再为侍姬之事?”

  “然也!chun日湿寒,地气上袭,若伤了腹中胎儿,奈何?”

  一句接一句的质问声中,玉紫的脸,都要苦出水了。天啊,她塌也没有起,都不曾洗漱,这些人一大早便较起真了?

  服侍玉紫的侍婢游贯而入,在两女帮她梳理打扮时,玉紫的眼珠,滴溜溜转得欢快。

  质问中,公子出清雅的声音传来,“来人!”

  “然!”

  “收拾竹苑,请玉姬入住。”

  “然。”

  顿了顿,他说道:“吩咐管事,便说一切待遇,同于夫人。”

  “诺。”

  公子出一连串的命令发出后,众食客心满意足。

  当玉紫梳洗后,食客们已经退去,公子出一步踏入殿中。

  他倚在门槛上,便这般歪着头,静静地瞅着玉紫。

  众侍婢一一退去。

  玉紫不敢退,她低着头来到公子出面前,朝他福了福后,玉紫喃喃说道:“妾,妾如何是好?”

  公子出盯着她,却是不答。

  玉紫仰起小脸,怯怯地看着她。这时,公子出哧地一笑,他抚着自个儿的下巴,道:“姬要泣便泣,要笑便笑,神(shubaoinfo)态甚是自如啊!”

  玉紫一僵。

  公子出右手一伸,突然抓住玉紫的小手。把她朝怀中重重一带后,公子出懒洋洋地说道:“想念齐太子否?随我一见罢。”

  说罢,他搂着玉紫,朝殿外走去。

  玉紫低着头,老实地倚在他的怀中,向停放在广场上的马车走去。一边走,她们边寻思,突然间,玉紫悄悄地问道:“公子,妾若从高处跳下,可否流去孩儿?”

  她这是在商量怎么作jian犯科。

  公子出低头看向她。

  玉紫仰着小脸,水盈盈的双眸眨巴眨巴迎上她。

  对上她这样的表情,公子出伸出手,揉搓起自己的额心来。

  这时,玉紫又小小声地说道:“妾可偷偷藏起一点shou血,跳下时,再使它流出。”

  她这是在描绘流产的详景。

  公子出闭上了双眼。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