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2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那青年男子头戴玉冠,举着爵,向玉紫大步走来。胡公看到他走近,连忙迎了上前,唤道:“公孙宁,你这爵酒,可是想敬过玉姬?”

  公孙宁?

  这名字一出,众人同时恍惚大悟,嗡嗡的议论声更响了。一时之间,本来投注在玉紫身上的视线,都转到了他身上。

  玉紫头一转,也看向这个公孙宁。公孙宁,顾名思议,这人本来便是齐国的一位公孙,而且还是嫡系的,仅次于诸公子之后的公孙。

  公孙,只是他的身份之一。这个人,可以说是临淄城中最大的官商,齐国的盐业和纺织业界,他便是老大。

  可以说,胡公是表面上的临淄首富,这个公孙宁,才是整个临淄商业界呼风唤雨的人物。玉紫曾无数次听过他的大名,在那些普通商贩眼中,这个公孙宁,是个巍然屹立,如山一般的人物。

  真是久仰大名,却第一次见到他本人。

  在胡公地打趣中,公孙宁微微一笑,露出两颗小酒涡,向玉紫大步走来。

  他来到了玉紫面前。

  公孙宁站在玉紫面前,朝着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眼后,笑容可掬地说道:“如此美人,有如此之才,公子出,乃有福之人。”

  这人虽然戴了冠,可那面容,看起来只有十八九岁,这一笑,嘴角的酒涡若隐若现,更显年轻。

  可他的目光,却十分灼热,那炯炯盯视,似乎要把她看穿的目光,令得玉紫好不自在。事实上,玉紫遇到了无数的权贵,可她见到的目光,大多是漠视的,高傲的,可有这公孙宁,却是一种异样的灼热。

  第106章公孙似有情

  在他地紧紧盯视中,玉紫低下头来,她盈盈一福,道,“天下权贵,人人都是深受鬼神(shubaoinfo)眷顾,妾不过一妇人,当不得此奖。”

  确实,在这个女人等同牛马,只是附属品的时代,他说公子出拥有玉紫,是有福气的话,确实是不合时宜的。

  面对玉紫半yin半阳的反驳,公孙宁微微一笑,也不回答。

  他径自盯着玉紫。

  深深地盯了几眼后,他从一侧的侍婢手中接过酒斟,然后,把手中的爵qiáng行塞入玉紫的手中。就在他温热的手掌与她的相接触时,他的尾指,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