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2页(1/2)

加入书签

  他这话一出,众公子齐刷刷地向玉紫看来,表情中都是大感兴趣。在他们的见识中,还真没有女人能当得起“见识出众”这四个字。

  齐太子怔住了,他慢慢皱起了眉头,深深地凝视着玉紫。

  众目睽睽之下,玉紫低着头,朝着众人盈盈一福,轻声回道:“妾以为,儒与法,各有所重。儒家之学,以孝为重,以礼为本,以儒治国,民可安居乐业,固守本份。国或能长久”儒家统治了中国几千年,这些有关它的皮毛,玉紫还是知道的。

  在众公子皱眉沉思中,玉紫清脆的声音继续传来,“法家之学,若能无论公子庶民,都能依法而治,功必赏!过必罚!民则不敢懈怠,定当竭尽全力,以避灾祸,以求荣达。如此,国或能速富。”她记得,秦朝便是凭着法家之治,统一了六国。可在统一中国后不久,便灭亡了。

  玉紫只说到这里。

  这时刻,不但众公子目光咄咄地盯着她,她对面的齐太子,更是脸色微变,看向她的眼神(shubaoinfo)中,复杂难明。

  至于站在她身侧的公子出,那时常挂在脸上的嘲讽,在此时此刻已全然消失,他静静地看着玉紫,静静地看着。

  感觉到周围出奇的沉默(zhaishuyuancc),玉紫微微一笑,她仰着小脸,妙目顾盼间,抿唇一笑,“妾方才所言,都是我家夫主日常所言,被妾默(zhaishuyuancc)记于心。”

  众公子恍然大悟。

  公子出刚才语焉不详的话,还真的与玉紫这一番言论合上了扣。

  韩公子伸出拳头,朝着公子出的肩膀上便是一拳,他一张肥白的脸,因大笑而肥ròu抖动不已,“你这家伙,总是这般言辞躲闪,不肯痛快一述。哈哈。”

  一旁的齐太子深深地盯了一眼玉紫,喃喃重复道:“民可安居乐业,固守本份。国或能长久?民则不敢懈怠,定当竭尽全力,以避灾祸,以求荣达?”他车连重复了几遍(fanwai),越是重复,他看向玉紫的眼神(shubaoinfo),便越是复杂。

  一个齐公子在旁边笑道:“公子出此言,令人深思啊。我等何不回席,细细想来,若有所晤,再来一聚?”

  “善!”

  “可。”

  “善哉此言!”

  一阵赞同声中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