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4-198(2/2)

加入书签

笑容,他从来不拒绝与赤炼聊天。

  赤炼今日找他想必也是叙旧,迹延的想法很正派,他觉得赤炼肯定也与他想得一眼,他告诉赤炼最近附近多了很多炎鬼。

  “这些事情,你不用担心,有人会处理的。”赤炼给迹延倒酒,他幽静的眸子静静地看着迹延神态温润的脸颊,“你好好过日子就行了。”

  赤炼的声音总是那么缓慢,虽然悦耳,也非常的动听,但总是懒懒的,听上去有点漫不经心……

  “我离开这段日子,你过得好不好?”

  好不好……

  迹延不知应该如何回答,他沉默了一会儿,才淡淡的低语:“赤兄弟,你不必担心我,我过得很好,很满足了。”

  “这次我可以陪你很久。”赤炼握住迹延的手,他缓缓的捏紧了迹延的手,让迹延不能收回,“我还不能成仙,还有事没做完。”

  “岩云说你已经飞升了。”

  “没有。”赤炼看着迹延,他把酒杯递到了迹延的手里,“来,今晚我们要好好的喝几杯,好好的聊一聊,这段时间你都做了些什么……”

  “……”迹延觉得赤炼有点不对劲。

  随即迹延就听到赤炼缓缓的表示:“迹大哥,我不在这段时间,你和多少男人睡过觉,陪过多少人**?”他缓慢的声音,透着几分若有若无的危险气息。

  和多少男人睡过?

  被多少男人上过?

  被多少男人压到过?

  赤炼的话,给了迹延不小的冲击……

  迹延的眼眶瞬间涌上一股湿意,迹延的心情难以形容,羞愧与不安无所遁形,他手里的酒杯掉在地上……

  手也在不安的颤抖……

  第197章

  青楼外事一片热闹,青楼内艳舞升平,房间里却是静寂得诡异,迹延没有回答,他端着一碗冰镇补品喝了几口,迹延没有回答赤炼,他没必要回答,赤炼若是想知道,他该知道的早就知道了,迹延也多说无益。

  赤炼缓缓地伸手握住了迹延的手,迹延想抽回,可是却被紧紧地捏住:“迹大哥,你生气了?”他语气十分缓慢。

  “……”

  赤炼坐到了迹延的身边,伸手搂住了迹延的背:“迹大哥,我刚才是跟你闹着玩的,你也千万别放在心上……”

  迹延只是摇头。

  赤炼觉得自己有点过了,他缓缓地抓紧了迹延的手,那幽静的眸子静静地盯着一眼不发的迹延:“我是害怕,若是哪天你有了别人,不理我了,那我该如何是好?”他语气缓慢的询问迹延,他的手轻轻地安慰般的**着迹延湿润的背心。

  原本很热的迹延,觉得一阵发寒,虽然这样,但迹延还是有好地看向赤炼:“赤兄弟,你何苦说得这样严重,你迟早都要成仙的。”

  赤炼给迹延夹了菜,他镇定的安慰迹延:“那是以后的事,现在我不走。”

  迹延犹豫地吃了赤炼给他夹得菜,他平静地看向赤炼:“那你打算在镇上留多久?还是说,你打算一直住在这青楼里面?”

  “我是打算一直住在这里,因为这里比较安全。”赤炼陪迹延喝了几杯,待迹延背心湿透了,赤炼才缓慢的重复,“我暂时不离开。”

  暂时……

  一切都只是暂时……

  迹延没有追问下去,他只是沉默着点点头,迹延很想问赤炼这次有没有看到青天尊,但是又担心赤炼会介意,他便一直都没有问出口,这一晚他陪赤炼喝了很多,因为迹延酒量好,也不是容易醉,喝完酒之后赤炼想留下迹延。

  “迹大哥,这么晚了,你就在这里休息好了,明日再回去。”赤炼想留下迹延,但是迹延似乎有点不太愿意。

  “天色晚了,我还是早些回去,你也早些休息。”迹延拒绝了赤炼,他不知今晚留下来会是个什么样的结果。

  赤炼应该会笑话他的,笑他太容易就和别人上床,别人只是请他喝顿酒而已,就可以张开**躺在别人的床上,那样只会让赤炼越来越瞧不起他的,就算他很思念赤炼这个结拜兄弟,就算只是单纯的聊天,他也不可以留下来。

  赤炼抓着他的手,迹延用力地抽回:“我真的要回去了,你歇息,不用送我,我自己回去便是,我还要去街口的茶庄买些茶叶回去。”

  “那明日你有空吗?”赤炼邀约迹延,他拦住迹延,缓缓地说,“若是明日有时间,我们去诗馆坐一坐可好?”

  “我不会吟诗……”迹延显得有些尴尬,他一介武夫,不会那些风雅嗜好。

  “我们去骑……”

  赤炼的话还未说完,迹延就打断了他的话“不了,赤兄弟,我明日有事,你找其他人陪你去好了。”他显然有些回避。

  “没关系,那后日你了有时间?”赤炼也不罢休,他幽静的眸子目不转睛地盯着十分为难的迹延,他也感觉到迹延在回避他。

  “也没时间。”迹延低声的回答。

  “那你何时有时间,我们就何时去,反正我时间很多。”赤炼挡在迹延的面前,迹延每走一步,他就挡一步,显然是不想让迹延离开。

  赤炼已经表现非常明显了,他就是要让迹延留下,但是迹延却始终坚持着,以往迹延都不会拒绝他的,这次迹延竟然拒绝他。

  以前迹延会温和的对他笑,然后点头说好,第二日都会穿得很整齐,很得体的陪他一同出游,而这次迹延却只是沉默着看他,迹延那平静的眸子里有些无奈,有些不安,有些温润,就连赤炼也变得小心翼翼,注意这自己的言辞,担心迹延随时会流泪。

  “赤兄弟,你还是找其他人陪你,以后我都不会有时间,我府上很忙,很多事情要打理……”迹延认真地看着赤炼,他缓缓的拨开了握着他的那只手,虽然有点不舍得,但是长痛不如短痛,“以后我们还是不要再见面了……”

  赤炼的脸色变得不太好看,他缓缓地问迹延:“那就算是我找你喝酒聊天,那也不行吗?”

  “嗯。”迹延点头,没有迟疑。

  “这是为何?”赤炼抓紧了迹延的衣袖,就算是迹延想掰也掰不开,用力地抓得很紧,“才没有多少日子而已,你就变心了,你不想看到我了?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迹大哥,你真的不想我再找你了?”赤炼一句一句的紧逼,迹延在慢慢地后退,赤炼把他逼到了床边,迹延跌坐在柔软的床上,他想起身赤炼却挡在他面前,缓缓地把迹延摁在床上,“你一点都不留恋?还是我对你不够好?”

  “赤兄弟,你不要这样,有话好好说,你不要拨……”迹延伸手想抵挡赤炼,赤炼却扯破了他的衣领,迹延想阻止,脸颊就被捧住了,赤炼低下头将唇凑到了迹延的唇边,迹延的心跳变得很快,“赤兄弟,我并不是你想的那种人……”

  赤炼在迹延的唇边停顿了一下,但很快他就用力地堵上了迹延的唇,他把迹延压在床上,用力地吻了迹延。

  湿热来袭,迹延不安的挣扎起来——

  迹延用力地推开赤炼,但是却g本就推不动,赤炼一边吻着迹延,一边用力地扯破了他的衣衫,迹延墨色的**裸露在外,他的裤子也被扯破了,迹延知道赤炼现在有点不清醒,他一边推挪着赤炼,一边用语言制止赤炼的行为。

  由于赤炼正吻着他,导致迹延的劝阻的声音含含糊糊的,迹延知道挣扎无用,在赤炼用地的**中,他渐渐地安静了下来。

  赤炼压住在他身上,但察觉到迹延似乎妥协了,他也放缓了动作,他离开了迹延的双唇,迹延的双唇被他吻得很湿润。

  赤炼跨坐在迹延的腰上,低头注视着不情愿的迹延:“这么不想做?”

  迹延点头。

  “为何别人可以,我就不可以?”赤炼无心的话很伤人,他压着迹延,迹延想起身,他也不让,“迹大哥,你先回答我。”不然赤炼今日是不会让迹延离开的,赤炼也不想这样,可是迹延的态度,让他觉得很不舒服。

  迹延没说话,赤炼就是不让他走,迹延好几次想起身,都被赤炼压了下去,赤炼吻着他,把他身上扯破的衣衫都丢得老远。

  迹延全身赤裸的被压在床上,早知会变成这样,迹延肯定不会来的,若是知道对方是赤炼,迹延也绝对不会来的。

  “我不知道是你今日约我来这里,若是知道,我是不会来的……”迹延说出了心里的想法,他想推开赤炼放置在他腰间的手,在迹延看来,上次他和赤炼在泉里**那已经是最后一次了,他知道赤炼迟早都要离开凡间,去追逐寻找自己的爱人。

  迹延也很有自知之名,他不想成为谁和谁之前的障碍,他也不想再这样纠缠不清,他觉得,他与赤炼已经说得很清楚了。

  他真的希望赤炼若是要消失,就消失得彻底一点,不要这么反复不定,当赤炼让他有时间就到泉边去找他,可是当迹延偶然进过那里的时候,赤炼早就不再了,说不难过是假的,但是迹延知道难过也没有用,赤炼迟早都要走。

  长痛不如短痛。

  赤炼坐他身上没有说话,迹延沉默了一会儿,抬眼看向脸色苍白的赤炼:“赤兄弟,你要是真想做,那就做吧……”

  “真的?”赤炼怀疑,低着头吻住了迹延,“你不要告诉我,是最后一次。”

  迹延愣了一下,还真的被赤炼说中了,他平静地表示:“嗯,你要做便做,不做就让我走,若你要做,那这次是最后一次。”

  迹延侧过头,不想让赤炼吻他。

  赤炼顺势舔着他的脸颊,迹延闭着眼睛,感觉到湿凉的触感,在脸上徘徊,他感觉到赤炼在**,很快就感觉到赤炼的x口贴上了他……

  原本空气很闷热,可是赤炼身上有寒气,那冰凉的触感使得迹延忍不住颤抖,迹延那手感柔韧的身体,也让赤炼觉得好舒服。

  赤炼似乎有点想不通迹延为何要拒绝他,还要说这么没有后路的话,是他真的让迹延伤心了,还是迹延对他已经不抱希望了。

  他一直在问迹延,为何要这样?

  迹延也只是摇头,说他们之间的关系不应该再继续,虽然已经错了这么久,可是该停止的时候,还是停止吧。

  迹延并不是觉得正积极想过的生活赤炼给不了,而是赤炼恐怕g本就把他们之间看成一种各取所需的模式。

  虽然他们也一起聊天喝酒谈天说地,但是他们之间有很大的距离,赤炼要飞升,要寻找爱人,而他却只想过平静的生活。

  他们不可能。

  但是迹延很疑惑,赤炼为何每次都要抱他,尽说些甜言蜜语来欺骗他,迹延很容易心软,每到赤炼在床上抱他,说着那些不知是真是假的甜言蜜语时,迹延偶尔会忘记他们之间的隔阂,迹延不会做破坏别人关系的丧德之举。

  赤炼有青天尊,迹延时常都觉得,也许赤炼只是想在凡间找一个像他这么听话,像他这么好骗的床伴而已。

  而且还很耐c。

  不论赤炼怎么摆弄迹延,迹延都不会吭声,每次赤炼问他感觉的时候,迹延都有些脸红,那种滋味让赤炼回味无穷。

  这一晚。

  迹延还是留下了,他告诉自己这是最后一次,也清楚的告诉了赤炼这是最后一次,赤炼进入他的时候,不像往常那么缓慢,反而显得有些不顾及他的感受,但迹延还是一声也没吭,也没责怪赤炼chu鲁,最多他只是皱一下眉。

  他以为忍一忍就过去了,忍一忍以后不用那么煎熬了,可是赤炼没完没了的做,让他有些吃不消,他也不知道自己被换了多少姿势,虽然那一下一下深入的撞击,让迹延吐出了难耐的**,但赤炼却一言不发。

  房间里,只有急促的喘息,与拍击**的声音……

  迹延躺在床上,赤炼把他抱在怀里,缓慢地吻着他的侧脸,赤炼的动作一点也不chu鲁,反而很缓慢很温柔。

  赤炼幽静的眸子静静地盯着满脸疲惫的迹延:“我明日到你府上找你,明晚我们再聚一聚。”他不是在询问迹延,而是直接替迹延做了决定。

  “不了。”迹延平静的摇头,他拉了拉被子,盖好自己的身体,“我刚才说得很清楚了,今晚最后一次,以后我们不要再见面了,这样对你,对我,都好。”

  再舍不得,也要断了这关系。

  “明晚我直接到你府上接你。”赤炼可以忽视迹延的说辞,他开始继续对迹延说,明晚的彩色和节目,迹延越听越难受。

  迹延好几次想打断赤炼,但是赤炼都会小心翼翼地捏他的手,似乎在失意让他不要说话,迹延只能听着赤炼的计划。

  之后是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默,接着又听到大床摇晃的声音,迹延的**与赤炼暧昧的低语声,**在一起。

  知道房间再次安静。

  房间里的蜡烛燃尽了,迹延静静地靠着赤炼,赤炼正吻着他的耳垂,两人很亲密,很暧昧,**在**,双唇紧贴在一起,但是……但是……

  他们不是恋人。

  不是朋友。

  那他们到底是什么呢?就连迹延自己都无法弄清楚,赤炼一直一直抱他,整晚都没消停过,知道第二日早上赤炼也没放迹延走。

  迹延知道蛇的x欲很强,但是没想到赤炼能做那么久,这次赤炼不是原因和他**,是人形抱他,这让迹延不至于那么辛苦。

  反正是最后一次了,迹延也不怕羞了,赤炼让他爬在桌上,从后面进入他,让他坐着靠窗,正面进入他,又把迹延抱到浴桶里,在宇通里面做,最后让迹延骑坐在他的身上,他由下至上的进入迹延,迹延都没有任何的抱怨。

  直到第二日的晚上,迹延实在是被赤炼做的没有力气,他倒在赤炼的身上就睡着了,赤炼搂着他两人身上都湿湿黏黏的,他吻了吻迹延的眼帘,舔去了迹延眼角的泪珠,赤炼替迹延擦了汗,他沉默的抱了迹延好一会儿。

  赤炼从来没有这么难过,他觉得迹延应该是他的,但是他这次回来好像一切都变了,他看着静静沉睡的迹延。

  他曾经想过,如果迹延亲口说不要再见面的话,他肯定会很高兴,因为不用他来“抛弃”迹延,迹延就会自动离开。

  可是今日他听到了,但是却不喜欢迹延这样,他甚至有种被迹延抛弃的感觉,迹延是他的,谁也抢不走。

  赤炼静静地看了迹延一会儿,迹延好像在做噩梦,嘴里轻念这自己,赤炼吻了吻迹延炙热的唇,将**埋入迹延的身体,继续了下一番攻势……

  迹延醒来之后,已经不知是什么时候了,但赤炼对他说的第一句便是:“你放心,我不会抛下你的,以后你也不要再拒绝我。”

  迹延却摇头。

  “那你想怎么样?”赤炼有点失去耐心了,他好话都说尽了,他从来没对谁这么上心过,他也从不哄人。

  迹延看到赤炼这种态度,忍不住哽咽起来:“赤兄弟,我不想怎么样,虽然我不是女人,也不像少年那么青嫩,但我也是人……”

  “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  “我不是**,我也不是男妓。”迹延平静地看向赤炼,他忍住了哽咽,眼眶发红的继续表示,“可能在你眼里我是什么并不重要,只要不拒绝你,张开双腿满足你,你就满意了,可是,你在跟我做这种事情的时候,你有想过青……”

  “青天尊”这三个字迹延还未说出口,赤炼就捂住了迹延的嘴:“不要再说了,我知道你受了委屈,我会好好对你的。”他缓慢的声音,透着几分认真。

  迹延听着也就听着,也没再说话,因为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,赤炼从一开始就在骗他,他不去计较,可是到了这个时候还要骗他。

  迹延和赤炼纠缠了很久,最后赤炼还是让迹延走了,赤炼想送迹延,但是迹延不让,迹延回去的时候是穿的赤炼出去买的素衣。

  迹延从青楼出来的时候赤炼说明日要去找他,他摇头说不,那个时候他一点都不犹豫,他现在和末桐住在一起。

  很多事情都不方便。

  迹延角儿赤炼这么执意要找他,无非是赤炼从来没被拒绝过,被他拒绝了有点不服气,想让他变得更加的狼狈不堪而已。

  迹延也很有自知之明,他知道赤炼从来不缺床伴,要多少美艳的都有,所以他也没必要再自取其辱的与赤炼再继续。

  因为昨晚太激烈,迹延走路的时候走得很慢很慢,只是他并不知道赤炼一直跟在他身后,因为迹延不敢回头看。

  他怕自己心软,怕自己犹豫……

  赤炼一身华美青衣,缓慢地跟在迹延的身后,犹豫刚入夜不久,路上还有很多摊贩,赤炼看到很多人都在与迹延打招呼,迹延想来人缘都挺不错,又时常替有需要的人家帮忙,偶尔还免费替人看看风水什么的,当然受欢迎。

  赤炼很想叫住迹延,但是又不知道叫住迹延之后,又该对迹延说什么,赤炼只是默默地跟在迹延身后,他从来没做过这么奇怪的事情,看到迹延腿软得快跌倒的时候,他正准备上前去搀扶迹延。

  但迹延却撞上正在路边下马的人……

  第198章

  “对不住,我不是有意的。”迹延连忙抱歉的道歉,他刚才在想事情,所以没看路。

  迹延缓缓地抬起头,看向撞到的人,但他刚仰起头,双唇就被吻住了—

  “唔……”

  迹延的呼声被堵在嘴里,g本就喊不出来,他的双唇被吻紧了,随即腰也被人用力地搂住,九皇一身雪白衣袍,站在夜幕之下,显得极为显眼,再加上他那头如雪般的长发,与那不凡的容颜,引来众多的侧目,再加上这当街一吻,吓得不少人退避三舍。

  而此时。

  远处的赤炼看到这种情况,想上前阻止,但是又碍于迹延的颜面,看到九皇再这么多人面前吻迹延,赤炼很不舒服,他站在城门口隐秘的角落站了很久。

  他以为迹延是他一个人的,但是现在看来好像不是,迹延也会接受别人的吻,也会接受别人的拥抱,赤炼的心在动荡。

  看着迹延被九皇吻,他心里竟然说不出的滋味,他不喜欢这种感觉,他不喜欢迹延被别人碰,他幽静的眸子里深不见底。

  赤炼不能出去,他现在不能暴露自己的行踪,因为邪帝到处在找他,他不能让除了迹延之外的人知道他住在这里。

  若是可以,他想去抢迹延。

  但是不行。

  他去不了,他的行踪一旦暴露,在他还未成仙之前,邪帝都会极力对付他,他不想因为邪帝找茬而耗损自己飞升的功力。

  赤炼失神的片刻,九皇已经把迹延带走了,赤炼很不甘心,但是知道九皇不会伤害迹延,他心里也就放心了一些。

  城门这头赤炼转身回了青楼,而城中茶铺前,九皇正在陪迹延选购茶叶。

  迹延遇到九皇倍感意外,但是询问之下才知道,九皇这边酒坊出了点问题,从北方那边赶来此地。

  而且,九皇听闻今日这方,天气异常,他也顺道过来看看情况,也好飞书给柳风,说一下这边的情况。

  而自从上次九皇看了迹延给他的信,他本来不打算离开竹舍的,可是北方那边突然飞书给他,让他速速回去一趟,他只好回了北方……

  九皇本来打算等办完这边的事,再回竹舍一趟,看看迹延回去过没有,或者到其他地方去找找线索,寻找迹延的下落。

  没想到他刚到这里就看到了迹延。

  但是,迹延脚步漂浮不定,整个人的气色都很差,他打算带迹延去客栈休息一下。

  但是迹延却说要到茶铺购茶,九皇也就先把事情放一放,先陪迹延办货要紧,两人从茶铺出来的时候,好多地方都打烊了。

  迹延也知道九皇这行是来处理酒坊的事情,迹延也不想耽误九皇太久,刚出茶铺迹延就说自己回去便是,但九皇看他气色不好,执意要送他。

  “我府上不方便,你还是办你自己的事情要紧,你不用担心我,我自己会回去。”迹延婉拒了九皇的好意,他和末桐住一起,不方便请九皇到迹府小坐。

  “你住在这个镇上?”九皇站在茶铺门口,神态慵懒地看了迹延几眼,“你在这里落户了?打算在这里长住?”

  “这里很好。”迹延点头承认,他的确是打算长住,这里地方虽然小,但是东西很多,而且是一个很繁华的小镇。

  “我的酒坊就在结尾的福满楼旁边,店面很大,你有空可以来坐一坐。”九皇在盛情邀请迹延,让迹延有空就去他的地方。

  “好。”迹延缓缓地点头,他手里提着线绳捆好的茶叶,这些茶叶是他给末桐买的,末桐这些日子都不在府上,除了美酒之外又极爱这种茶叶,虽然迹延回给他买酒,但酒喝多了始终不好,喝茶总比喝酒来得好。

  迹延准备离开,但九皇却拦住了他:“你住在何处?”他声音有些缓慢,眼底透着几分与生俱来的淡淡倦意……

  “街口的迹府。”

  迹延告诉了九皇府邸的地址,他原本不打算说,但若不说迹延肯定走不了的,他说了就说了,就算他不说,九皇肯定很快就会知道,所以他也没有回避。

  “那我先去酒坊,,有时间会找你的。”九皇淡淡地看了迹延几眼,看到迹延脸上露出温和的笑容,他走上前,缓缓地吻了一下,成熟男人的脸颊,“这次不准再跑了,一定要等我,我会来找你的。”他淡淡的说完,翻身上马,他那慵懒的眼底弥漫着笑意。

  这次不准再跑了?

  这次……

  迹延有点不明白九皇的意思,迹延从来没有逃跑过,当初迹延在竹舍的时候,他以为九皇和末桐办完事情就会回来。

  可是没有一个人回来过。

  若不是当初迹延到镇上来,还不一定能遇见末桐,而现在更加不可能遇见九皇,迹延也没有心情去深究这些,他向来都细化简单,不喜欢把事情复杂化,九皇的出现让迹延惊讶之余,让迹延有些感触,九皇又出现了。

  让迹延觉得不太妙,就连迹延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去处理,他和九皇之间的关系,他和九皇的关系很微妙,曾经差一点他就和九皇回雪山了。

  而如今。

  他们之间似乎没有什么很深的牵绊,就算是曾经缠绵过,做过,吻过,抱过,亲过,他们以前也亲密过,但再见的今昔,却有种物是人非的错觉。

  九皇办事去了。

  迹延回府去了。

  两人各走一边,光线幽暗的路上,清冷无比。

  迹延回到府邸的时候,末桐早已经回到府里,迹延回房的时候,末桐正抱着一坛酒靠坐在他的床上,那墨黑的华美锦衫,在烛光下散发着柔亮的光滑,那一头如真丝般柔美的黑发,略显凌乱的垂在他的身后,他的衣袍松松垮垮……

  那迷人的墨眸从迹延回房开始,就一直盯着迹延的身影来回的移动,迹延看到他坐在屋里简单的问候了一句,但末桐没有理睬他,迹延也不是很介意。

  末桐坐在床榻上喝酒,迹延去给他沏了一杯茶,稳稳的放在桌上:“你少喝点酒,喝茶对身体好,上次听说你喜欢这种茶叶的香味,我刚从外面回来的时候顺道带了一些回来。”

  末桐若有所思地看着迹延,末桐今日早上就回来了,末桐回府的时候他当然也都知道了,末桐默不作声地喝了几大口酒。

  他的双唇被烈酒弄得泛红,但是他却喝酒如水般,迹延把茶水端了过去,递给末桐:“端着。”他催促末桐接过茶杯。

  但末桐却看了茶杯一眼,有点不屑地表示:“我不口渴,我喝酒就行了。”他拒绝了迹延给他泡的茶,他并不知道这茶是迹延特意去给他买的……

  喝酒对身体不好。

  迹延其实是想这么说的,但是转念一想,他又不是末桐什么人,若是这么说未免管得太多,而且会显得他很婆婆妈妈。

  这种女人才会做的事情,迹延还是第一次做,他以为末桐会喜欢,但看来似乎是他错了,末桐不喝那他就自己喝。

  迹延坐在床边慢慢的喝茶,喝了几口之后觉得味道还不错,他放下茶杯回身坐回了床边:“你何时回来的?”

  “今日。”末桐那双墨眸审视着迹延脸上那温润的神情。

  迹延“嗯”了一声,迹延心里有点心虚,但末桐问他去何处时候,他直接说了两个字:“青楼……”他这些日子都在青楼里。

  “哟,吹的什么风,我不在府上,你就跑去青楼”。末桐放下了酒坛,靠近了迹延,他的眸子里透着几丝危险,“难怪你今日对我这么好,还给我泡茶。”

  “……”迹延被戳到了痛处,他其实没有私心,他给末桐泡茶着实是处于想请末桐喝完茶就差点回去休息,不要留在他这里。

  因为若是待久了,末桐恐怕今晚就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他,而如今,末桐扭曲了他的意思,迹延想解释,但是末桐似乎不太想听。

  迹延沉默了一会儿,缓缓地开口了:“那这些日子你又去了何处?我一个人在府上,出去走走也不可以?你出去喝酒,都喝了几天几夜,你是不是去喝酒只有你自己知道……”他在反问末桐,说到最后他不太想说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