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4-198(1/2)

加入书签

  第194章

  迹延看了一眼岩云的腿:“你不方便,就不去了,夜深了还是回去早点休息。”迹延婉拒了岩云,岩云还想继续。

  可是庄府的管家急急忙忙的出来让岩云回去看看,说是庄敏儿喝莲子汤的时候不小心摔了碗,手背割伤了。

  岩云也只好回去了。

  迹延看得出岩云走路时候有一点瑕疵,迹延回府之后,就直接回自己的房间休息,岩云送他的红**蛋,他也都吃了。

  只是以前都是他给岩云做,而迹延这也是生平第一次有人为他做包红**蛋,有点疑惑,有点感动,又有点难以置信……

  迹延的心情也变得复杂起来。

  …

  几日后。

  天气越来越热,迹延今日穿着一件素色的单衣,在院子里砍柴,他没事的时候会练练手劲,反正闲着也是闲着,不如干点话。

  因为今日末桐出去了,因为山鬼王请他去喝酒,末桐说那里y气太重,不适合迹延去,迹延其实也没打算去。

  半晚的时候,他感觉到一股凉飕飕的y气,吹得他脊背发寒,他的脖子痒痒的,好像有什奇怪的东西扫过。

  他伸手转过头看了身后一眼,发观身后空无一人。

  他刚转过头。

  又感觉到有东西在舔他脖子,他来来回回看了好几次,都没有发现任何人,直到他听到熟悉的轻笑声自耳边传来。

  是佛降——

  迹延立刻就认出这声音的主人,当即他就觉到佛降的双手搂紧了他,将他整个人抱在怀里,佛降的银发垂在他的身上。

  佛降今日穿的是以往那件及其华美银色袈裟,一身的银色极为惹眼……

  迹延侧过头看他,佛降顺势堵上了他的唇,将他吻得结结实实,迹延手里的斧头掉在地上,这还是大白天,佛降就这么毫不忌讳在前院里吻他,随时都可能被府上的下人看到。

  佛降强势的吻侵占了迹延的双唇,这吻来得突然,让迹延有些愣怔,但短暂的错愣之后,迹延眼里恢复了以往的平静。

  佛降的双手伸入了迹延的衣衫内,迹延的衣袍瞬间就散开了,迹延皱了一下眉,他感觉到佛降的舌头摊入了他的口中。

  佛降的湿软的舌尖挑开了迹延的双唇,摊入了迹延温热的口腔,翻搅着那柔滑的舌头,暧昧的**着,同时佛降的双手在迹延敏感的身体上游走。

  “唔嗯。”迹延被佛降发出细微的轻哼声,迹延的双手有些发软,而佛降也清晰的感觉到迹延的呼吸变得滚烫。

  有感觉了……

  佛降松开了迹延的唇,他尖尖的下巴抵触在迹延的肩头,迹延的唇被他吻得有一点发痛,迹延看一眼佛降。

  发现佛降的目光越过他的肩头,顺着他的**,缓缓的向下游走……

  “你今日又来找末桐吗,末桐今日没在府上,他出去喝酒了,你若是有重要事情可以等等他,若是不太重要那就改日再来吧……”迹延缓缓地伸手,拉好衣衫。

  “吾今日是特地来看你的,不是找末桐。”佛降在迹延耳边轻笑着,他的声音里透着一股傲气,他的手撩起了他的衣摆,从下面上来……

  “找我?”迹延疑惑地看向他。

  因为佛降每次来都是找末桐,基本都不来找他的,就算是两人看见了,只是点头打招呼而已,自从上次迹延把灵气给他之后,佛降就没单独找过他,也没有再提让迹延跟着他的事情。

  迹延以为佛降不会再找他了,因为佛降现在有很多事情要做,并不像以前那么清闲了。

  迹延询问佛降找他何事,佛降就说来看看他,迹延也没有催佛降离开,这次佛降是以佛降的身份。

  这些日子佛降占了岩门。

  而佛降上次带迹延去的那里,其实就是岩门的总舵,只是“大岩g”,改成了“邪皇殿”而已,自从那次之后,佛降就再也不会向迹延提起那些事情。

  “我以为你不会来找我的,我以为我们已经没什么关系了。”迹延垂下眼,捡起地上的斧头,把斧头放好。

  佛降站在迹延身后,看着迹延在捡木材,他伸手把迹延拉了起来:“吾没有说过不要你。”他搂着迹延,告诉迹延。

  “……”

  “你可是还怪我上次吸走你的灵气?”佛降捧着迹延的脸,让迹延看着他,迹延的眼神很混乱,佛降看了他一会儿,才解释,“如果吾不吸走你的灵气,你会妖化,你会变成怪物,你会不记得吾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吾从来都没有骗过你,吾也早说过,吾成不了佛。”佛降很认真地看着迹延,他也想把迹延带走,可是佛降也了解,他现在带不走迹延,而且他也不想迹延一会儿跟他走,一会儿跟末桐走,下次又跟九皇走,他知道迹延想安静的生活。

  他每次来都感觉到迹延在这里过得还不错,迹延好不容易才安定下来,佛降也不想搅乱迹延现在的生活……

  “你是来向我道歉?还是特意来感谢我?”迹延请他进屋去喝茶,佛降却不想进去,迹廷见佛降没动,他也不强求。

  “两样都是。”

  面对英俊的佛降,他缓缓地说:“都过去了,没事,我不会为了那些事情让自己不愉快,你也快忘记吧。”他的声音很轻,很淡,很温柔……

  佛降抓住想走的男人,他一把把男人搂在怀里,他搂得很紧,男人觉得自己快要透不过气,男人正想发火,但却听到佛降说了一句:“吾以为吾们之间是有感情的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佛降搂着男人,不让男人走:“你不要这样,你越是这样,吾越难过。”他从来没有试过这样,他不喜欢这种感觉。

  他觉得迹延对他很冷淡。

  他很不舒服。

  “我都说了……”迹延伸手抚上了佛降的背,安慰般的拍了拍他的肩头,“你放心的去做你的事,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。”

  佛降有时候觉得迹延挺狠的,总是能这样淡然的表示自己没事,可是迹延的话让佛降不太舒服,他觉得迹延在赶他走。

  其实他可以把迹延抓走,把迹延的手脚都索起来,把他关在密室里,再没日没夜的抱男人,c得男人死去活来,让他不听话,变得听话,让他不满意,变得满意……

  可是佛降的头脑很请醒,只有脑袋有问题的人才会那么对待男人,那样不但没办法挽回男人,还会让男人心生怨念。

  他喜欢看男人害羞的样子,而不是男人伤心的模样。

  这天晚上。

  佛降请迹廷到酒楼去喝酒,迹延收拾了一下就去了,两人来到城中的福满楼,两人一同进入,这酒楼只接待常客,而且很贵。

  迹延想说换别家好了,城门口那间酒楼就不错,很实惠,而且菜色又好。

  但是佛降银子很多,很不在乎这一点,迹延也知道他向来身上都很多银子,他以前就没见过这么有钱的“和尚”。

  佛降似乎常来这里,店小二领着两位上了楼。

  佛降一袭银色袈裟在柔和的烛光下显得很柔美,迹延衣着虽然朴素,但是他的衣物都价值不菲,都是末桐花大价钱做的,看上去很有档次。

  两人一前一后的上楼,引得不少人侧目,纷纷交头接耳的议论那个俊姜的“和尚”与迹府的迹爷,因为迹府的门面太过威猛,这城里的人基本都认得迹府有位迹爷,别人府邸门前最多就是栅一条狼狗,迹府的门前栅了两头凶猛的老虎。

  再加上木家千金暧昧迹延的事,镇上很多人都知晓了,都说迹延奇怪,前些日子还抗竹子在镇上卖,没过多久就发家了。

  “听说那位迹爷府上有位面貌英俊的弟弟,他弟弟很喜欢到妓院喝花酒。”

  “出手那是阔气得很,上次还请全场的桌。”

  楼下有人窃窃私语,佛降伸手把迹延拉进了阁楼上的雅座,佛降今日提议把迹延叫出来,是不希望末桐突然回来打扰到他们。

  这日两人聊了很久,佛降基本上什么都会告诉迹延,迹延听着也是听着,从来不参与佛降的事情,这一晚两人喝了不少的酒。

  “夫君,我们到雅座去。”楼下传来一个女人**的声音,伴随着几声得意的轻笑,男女人缓缓地走了上来。

  迹延立刻就认出那打扮妖艳的美女是庄敏儿,岩云一脸不耐烦地走了上来,当他看到迹延时,明显的愣了一下。

  岩云的脸上变了变,他打量了佛降几眼,朝着男人说了一句:“好巧。”

  “巧。”迹延只是温和的点点头,岩云就坐在他们临桌,那庄敏儿看到迹延,也向迹延点头示意,迹延友好的举了一下杯,将酒喝了。

  “那个女人你认识?”佛降转头看向迹延。

  “她是岩云的妻子。”

  迹延把岩云成亲的事情告诉了佛降,佛降却意味深长地轻笑了起来,他伸手搂过迹延,光明正大地吻了一下迹延的脸颊,转而心情很好的低声询问迹延:“你要不要喝血燕,很滋润的……”他一边暧昧的轻笑着询问迹延,一边将手伸入了迹延的衣衫下摆。

  由于庄敏儿是背对着两人而坐,所以看不到两人的动作,而两人亲吻、交流、所有小动作,都落入了岩云眼中。

  迹延平静地眼中有了几丝波动,他并没有察觉到岩云正在看他,他伸手抓住了佛降的手,迹延捏了佛降的手,没说话。

  佛降知道男人害羞了,他就收回了手,转而开始**男人的背,佛降立刻就感觉到男人的背脊僵硬了,脸色也渐渐变得红晕……

  他无时无刻都在挑逗男人,两人的小动作让岩云很不爽,他坐在对面看到男人脸色泛红地注视着佛降,佛降又时不时凑到男人耳边说些什么。

  啪——

  岩云直接摔了筷子走人,岩云的动作吓到庄敏儿,那女人见自己夫君下楼了,她也紧张的追随而去,迹延还不知发生了何事,迹延走到楼梯旁看向楼下,庄敏儿哭哭啼啼地拽着岩云,岩云几乎是把她拖出了富贵楼。

  迹延皱起了眉头,佛降走迹延伸手,将迹延卡在木栏上,他搂着迹延,冷冷地盯着楼下的闹剧,嘴角挑起一抹得逞的笑意。

  “总算安静了。”佛降低声的在迹延耳边轻语,他伸手**着,细挺的鼻梁埋在迹延的脖子里缓缓的摩擦。

  迹延的呼吸在颤抖。

  双腿在发抖。

  心跳也逐渐的变快……

  “这里没有人,不用害怕会被看到。”佛降先发制人打消了迹延想拒绝的念头,他的双手伸入了男人的衣衫内,揉弄着男人敏感的身体。

  很快他就听到男人发出低沉的、微喘的声音,那声音比**还更加的**,佛降一只手男人的分身,一只手轻轻的揉弄这男人的臀……

  男人双手抓紧了木栏杆,他侧过头想说点什么,佛降就吻了他的唇,封住了他想说的话,佛降细碎的吻,顺着他的唇向上移动……

  双唇、鼻尖、额头、迹延的**在他手中逐渐的发热发涨,迹延缓缓地摇头,有些喘,但佛降却低声对他说了几句什么,手指就缓缓的伸入了男人的紧密的体内。

  那个地方被撑开,手指被挤入,挤压双腿一软,双手撑着木栏杆,下身的**被揉弄着,下腹的**变得又硬又烫。

  分身在迹延的手中不断的发涨,佛降的手指来回的磨擦着他敏感**,我又不会再娶。”迹延侧着头看佛降,他的脸色泛着潮红,“你为何每次都这样,做这种事的时候,你就不能正常点?”

  “那你不娶,就‘嫁’给我好了。”佛降的三g手指在男人的体内缓缓的翻转,知道男人不高兴了,他又暧昧的补充了一句,“你‘娶’我也成。”

  迹延眼神复杂的看了他一会儿,感觉到佛降的手指在摁他体内那个让他腿软的地方,迹延沉默了一会儿,才开口……

  “你当初还不是说你要跟着我,现在你有本事了,你还不是一样扔下我。”迹延忍不住说了出口,他刚说出口就后悔了。

  他感觉到佛降的手指停顿了……

  第195章

  佛降那浅褐色的眸子静静地注视着男人,男人侧着头没说话,他也不再看佛降了。

  但很快——

  迹延又感觉到佛降的手指在运动,随即听到佛降附在他耳边说:“你在抱怨。”其实佛降也能够理解男人的心情,他知道男人不是故意说给他听的,他知道男人是在说事实。

  迹延摇头。

  表示自己没有抱怨。

  “吾会跟着你的,一辈子都跟着你,让你离不开吾。”佛降心情很好的笑了起来,他一只手搂着男人的腰,一只手刺激的男人的后面,“吾的手指被你含得那么紧,吾也不想离开你,相信吾,这都只是暂时的而已。”

  迹延被碰到那个地方,忍不住“唔”了一声。

  佛降把愣神的迹延抱到了桌边,并缓缓地伸手拉了一把椅子过来……

  佛降坐在椅子上,他问男人今晚吃饱了没有,男人说半饱,他伸手替男人穿上了裤子,让男人翻身坐在他的身上。

  男人想站起来,佛降却扣紧了男人的腰:“上面下面一起吃,好不好?”佛降的双手爱抚着男人的身体,他解开了男人的腰带,挂在一旁的椅子上。

  迹延被佛降浑身没力气,他无力地靠着佛降,佛降的手一刻不从他身上拿开,他就没力气站起来,他也不知道佛降在哪里学的,技术这么好。

  每次迹延想说话,佛降都会用各种水果堵住男人的嘴,再覆上自己的双唇,堵住迹延的唇,让迹延无法说话,只是品尝着他的唇,与水果,以及那柔软的舌头……

  迹延的衣带被松松的解了一半,佛降落下了迹延肩头的衣服,让迹延右肩的衣服缓缓地滑了下来,他抬眼看向迹延……

  迹延目光柔和的回视着他,佛降看到迹延的眼中,湿润、动荡、似乎有点不安,佛降捂住迹延那只伸来阻止的手,并低头吻了一下迹延的肩头。

  “我不属于谁。”迹延无力地靠着佛降,低声说了几句,“我只属于我自己,你要跟着我,你跟不跟着我,我都拦不了,只是希望你不要轻易就做出承诺。”他沉稳的嗓音显得有些低沉,带着一点点因情欲席卷的颤抖。

  佛降英俊的侧脸贴着男人滚烫的脸颊,他侧过头吻了一下男人耳朵,在男人耳畔低声地说:“你是吾的,永远都是。”

  迹延的心情有点复杂。

  佛降垂着眼,那凌厉的双眸中透着**的暧昧……

  他让迹延衣衫不整的反坐在他的身上,他的手掀起了迹延的衣袍……

  迹延闭着双眼,轻轻地皱着眉头,那被情欲渲染的脸颊,在昏暗的烛光下,显得有些**,佛降的双手很有技巧的挑逗着他那敏感又柔韧的身体。

  佛降的双腿轻轻抖动,导致迹延在他身上,一上一下的晃动,很快迹延就感觉到有一个炙热的物体抵触在他的双臀之间……

  “快s了。”佛降凑到迹延的身边,低声的刺激迹延,“不要忍,想s就s。”他只是延,迹延就非常有感觉了。

  “没……没忍。”迹延有些口齿不清,他皱紧了眉头,抓紧了佛降那华美的袈裟。

  佛降把迹延的脸扳了过来,佛降含了一块蜜桃在嘴里,磨碎了喂入迹延的口中,那蜜汁在两人的唇间缓缓的花开,舌尖抵触着、纠缠着、摩擦着迹延湿软炙热的舌尖……

  天气很热,迹延觉得快要被吻得窒息了,那种炙热又甜蜜的感觉,让迹延下腹的快感变得更加的强烈,就算佛降不碰他的**,只是的身体,他就开始颤抖,那种感觉太强烈了,让迹延的脑海陷入了一片混沌之中。

  混乱无比……

  但情欲却一波一波的袭来……

  佛降附在他耳边说了很多话,迹延都认真的听着。

  迹延的衣服被佛降缓缓地扯到了腰间……

  迹延的右臂都脱光了,左臂还穿在袖子里,右边的身体都露在了外面,左r也若有若无的敞露在外,他的裤子已经被趁落在膝盖……

  “甜不甜?”佛降凑到他的唇边,亲了一下迹延湿润的唇,“味道如何?”他每次都会询问迹延感想,不过迹延每次都不会回答他。

  充其量就是点头,或者是摇头。

  不过这次迹延没有回答他,只是低声地说:“我想喝水,口渴。”欲火焚身的迹延,觉得好热,尤其是被佛降抱着的时候,他觉得自己快要被点燃一般。

  佛降明了地看了迹延一眼,他贴在迹延的耳边询问迹延:“是不是很热?”他的声音充满了无形的诱惑……

  “嗯。”迹延诚实的点头。

  佛降伸手拿了一块冰,含进了自己的口中,他拉过迹延的手,让迹延手臂搭在他的肩上……

  佛降抬头一把摁住迹延的后脑,再度封住迹延的双唇……

  口中的冰凉在两人的唇间缓缓的融化,迹延缓缓的咽了几口融化的冰y,但冰块融化之后,那吻冷热的变化,在舌尖不断摩擦翻搅中,那吻变得更加的炙热……

  再加上佛降的双手**着迹延的身体,他趁机迹延不注意拿了两块冰块,滑上了迹延色泽圆润的r尖,迹延“嗯”了好几声。

  迹延皱起眉头,有些不适:“不要乱来……”迹延被吻着,他说话的声音含含糊糊,佛降的动作使他的身体立刻有了强烈的反应,他的分身涨得有些发红,不断的滴落着热y……

  “没有乱来,吾正经得很。”佛降含着他的唇,无限暧昧的轻笑了起来,**的手指摁着冰块在迹延的r尖上滑来滑去……

  直到迹延的r尖被冻红,散发着**的滋润,冰块完全的融化了,迹延的身上到处都是水迹,佛降的双手**着他的身体。

  佛降含着他的唇,低声的询问他:“想不想要很chu的那个?”

  “什么很chu的那个?”迹延装作不知道,他不看佛降,脸颊变得滚烫滚烫的:“我……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……”

  “那想不想被进入?”佛降换了一种问法,他的手指轻轻地**着迹延敏感的r尖,见迹延不回答了,他低头含住了男人温润的r尖……

  迹延忍住,没说话,没**。

  佛降的双手在他的身上来回的**,他**着迹延那挺立的r尖,当他的双手滑向迹延的双臀,缓缓的挤压的时候,他轻轻地咬了一下迹延的r尖,迹延受不了多重的刺激,立刻就s了出来……

  迹延喘息着,炙热的气息都喷在佛降的唇间,佛降又喂了迹延一块冰,释放之后的迹延有些疲惫,他浑身湿哒哒的……

  仍由佛降吻着,**……

  他在轻轻地喘息,直到佛降解开裤头,将炙热挺立的男g埋入了迹延那灼热的体内,迹延抓紧了佛降的袈裟。

  佛降的那个好chu……

  一下子就全部没入他的体内,佛降分开他的腿,让迹延张开双腿反跨坐在他的身上,两人交合的地方清晰可见,密不可分的连接在一起,佛降贴在迹延的耳边说着些什么,迹延疲惫的眼底有些动荡。

  “好紧。”佛降表扬迹延。

  “……”迹延脸颊发烫,很快就感觉到佛降的rb在体内动了起来,那炙热的**一下一下的进入他的,摩擦着他的敏感的内部,抵在他敏感的地带轻轻画圈。

  佛降稳住了迹延的腰,他挺动腰部进入迹延那炙热的内部,迹延的后面很热很热,又相当的j致,夹得佛降非常的满意。

  很想更深更深的将膨胀的分身,埋入迹延的体内,他想看迹延**的样子,更想看迹延张开双腿主动吞吐他分身的姿态,更想看到迹延因为暴涨的快感变得发狂的样子……

  当然想想只是想想,迹延肯定不会做出那种y靡的姿态,佛降总是在**他,就算一边进入他,还会一边询问他一些很露骨的问题。

  让迹延难以相信,佛降曾经是佛家弟子,一眼看去,佛降更像是一身邪气正在调戏良家妇女的有钱公子哥。

  迹延很无奈。

  佛降吻着他的唇,加快了抽c的动力,他每一下进入都很用力,都能让迹延舒服得颤抖,r体撞击的声音不断的刺激着迹延。

  迹延刚s过,但在佛降的摆弄下,没过多久,他就又有了感觉……

  “说你好舒服?”佛降满意地抱着迹延,用力地吻了一下迹延的唇。

  迹延侧着头,低声的回了一句:“舒服你个头……”他想捏佛降,佛降却笑了起来,稳住他的腰,一连番的进攻弄得迹延说不出话。

  每一下都让迹延自动的收紧内壁,他每一次退出都感觉到迹延在主动吸他,当然这都是因为他完便牵着凶猛的灵虎离开了。

  岩云只静静地盯着迹延离开,什么话也没说,岩云那漂亮的双眸中,此刻却是深不见底,让人猜不透他在想些什么。

  迹延回去之后,便把灵虎栓好,他觉得很热,刚才那么动一动,让他直冒汗,他坐在后院休息,觉得空气很稀薄。

  这晚末桐又没回来,但是让人给迹延在镇上糖水店,给迹延买了一些冰镇糖燕窝,迹延本来有些生气,末桐这么久都不会来,但末桐还知道让人给他送冰镇补品……

  可是。

  一晃就过了三日。

  末桐还未回来……

  迹延有点坐不住了,因为之前他都与末桐生活在一起,末桐不再府上总觉得少点什么……

  迹延很不习惯。

  再加上每日都有妖魔鬼怪来找末桐,迹延这些日子都不知道拒绝上门求助的几批人,迹延也是在没办法,他不想后门守着一群妖怪。

  这日迹延正准备去打发那些妖魔鬼怪,迹府的吓人却送来请帖,请他到镇外那条花街去喝酒,迹延独自应约来到醉香楼。

  老鸨立刻就把他请到了楼上,迹延以为是末桐,因为只有末桐才最喜欢这种烟花柳巷的温柔乡,迹延刚进屋,老鸨带上门出去了。

  房间里安静得可怕,没有半个女人,只有一桌酒菜,迹延缓缓地朝前走了两步,看到桌上有一碗冰镇补品,他就喝了。

  因为很热,房间里很闷,光线又无比的暧昧,红彤彤的,看上去有些妖异。

  迹延以为是末桐请他来的,他也没有客气,他坐下喝了点酒,环视了一下房间,他放下酒杯,缓缓地走到了里屋……

  他刚走进去,就愣住了。

  他看到不是末桐……

  那红色的纱帐后面,有一个巨大的木桶……

  一位皮肤白皙,四周修禅,面容j致的青年,随意的披散着秀发坐在浴桶里,看到迹延出现,对方那幽静如深潭般深邃的眼眸,有了一丝难以察觉的波动,而迹延立刻就认出此人是他结拜兄弟。

  “赤兄弟……”迹延有些惊讶,竟然是赤炼请他来,而且赤炼看到他来了,也没有丝毫的高兴的表情,在迹延看来赤炼由始至终都目光幽幽地注视着他。

  “迹大哥,好久不见,你的气色越发的好。”赤炼的双手搭在池边,他幽静的眸子淡定地注视着迹延略显混乱的双眸。

  “你也是。”迹延友好的笑了,只是他的笑容有些尴尬,“赤兄弟,不知今日你叫我来此地有何事?”他的目光有些回避,因为赤炼正在洗澡。

  “我们好久没见了,你见到我难道一点都不高兴吗?”赤炼那深邃的眸子幽静得可怕,他的眼角眉尾总是透着一股妖媚。

  “不是。”迹延摇头,他只是觉得奇怪,“你不是已经成仙,去找你最爱的那个人了吗,为何现在还会出现在这个不起眼的小镇上……”这是迹延心中的疑惑,他以为赤炼离开了,可是现在这个人却完好无损的重新出现在他面前。

  “我尘缘未了。”

  赤炼简单的回答了迹延的问题,他知晓迹延心中的疑惑。

  “哦。”迹延轻轻的应了一声。

  由于赤炼在洗澡,迹延不好打扰,他便说在外面等赤炼,但赤炼却在此时要求他:“迹大哥,你替我把床上的衣衫拿过来,可好?”

  “好。”迹延把衣服放到了浴桶边的椅子上,他看了赤炼一眼,发现赤炼正不动声色地盯着他,“你叫我到这种地方来,做什么?”

  赤炼突然站了起来,迹延避开视线,眼前的赤炼以便擦着身体,一边缓缓地表示:“我知道你不喜欢烟花之地,可是这种地方最安全。”他出了浴桶,站在迹延面前,缓缓地穿衣服,他的动作很慢很慢,目光却一直都停留在迹延的身上。

  赤炼很快就发现了,迹延在冒汗。

  “这里好热,我出去等你。”迹延实在难熬,他走出了内室,赤炼缓缓地跟在他的身后,赤炼的衣衫有些凌乱……

  迹延看了他好一会儿,赤炼似乎故意不穿整齐,迹延想了半天,才走上前低声地对赤炼说了一句:“赤兄弟,你还是把衣服穿好,以免着凉。”

  赤炼缓缓地捂住了迹延的手:“迹大哥,我好想你。”

  迹延抬眼看他,没有说话,他只感觉到赤炼握住了他的手,赤炼的手很冰凉,但这天气却惹得让迹延x口发闷。

  “我也好想你,赤兄弟,我们好久没有一起喝酒聊天了。”迹延脸上挂着温和的

章节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