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89-193(1/2)

加入书签

  第189章

  面对对方来势汹汹的辱骂与指责,迹延眼底平静的淡笑道:“好狗不撞人。”他以牙还牙,以眼还眼,气得对方想抽他。

  他越是淡定,对方越是生气。

  迹延认识眼前这个打扮得光鲜亮丽的青年,而那青年这才不耐烦地转过头,拿正眼看迹延:“你……”青年的声音顿时卡在喉咙里,但很快那青年就转怒为笑。

  迹延一眼就认出了撞自己的人是末桐,只是让他有些出乎意料,看到末桐一脸坏笑地伸手过来拉他,他拍开末桐的手,弯下腰去掉在地上的银子。

  “你不是在山里吗?”末桐把迹延拉了起来,街上的人太多了,他把迹延带到了巷子口,“你怎么出来了?”

  迹延收好了辛苦赚来的银子,淡淡的表示:“我出来走走,山里太闷了。”他拍了拍肩上的灰尘,缓缓地整理了一下衣服。

  末桐的出现引来路人平凡的侧目,他一身华美的长袍很显眼,再加上他英俊的面容,更是难以言语,没人看就奇怪了。

  在面对末桐的时候,迹延很坦然,看到末桐回来,他心里固然是高兴的,但是他又不能表现得太明显,若末桐不是为了他回来的,那他就自作多情了,他丢不起这个脸。

  “回来办事?”迹延低声的问他。

  “嗯。”

  末桐也直言不讳,他当然知道男人在想什么,所以他在男人还未开口询问他之前,他就主动地告诉男人在清风谷发生的事,清风谷的邪气被方丈大师的法印罩住了,几年内都冲不破了,所以这些日子都可以安心度事。

  迹延又问:“你这次回来打算留多久?”

  “这次回来,我不走了。”末桐那深如墨色的眸子静静地注视着迹延,迹延一脸平静的回视着他,看到迹延如此的冷静,末桐却反而安心了,男人没有生气,没有因为他们的离去而生气,看到男人过得好好的,末桐也十分的高兴。

  听到末桐说不走了,迹延也只是点点头,这晚两人没有回山里,而是住在集市的客栈里面,因为末桐说山中许多不便,不喜欢回去那个了无人烟的地方,所以硬是要迹延陪他留宿客栈,迹延也没有反对。

  夜里集市很热闹,但是迹延却留在阁楼里,今日刚吃过饭的时候,末桐就出去买酒了,迹延留在客栈里休息。

  最近迹延每次去集市的时候,那位木姑娘都会在竹料铺前等他,让迹延都有些不好意思。

  迹延想着要如何拒绝那位木凡芳,但每次看到木凡芳都被她的热情弄得开不了口,其实迹延也并不是没有婉拒过,可是木凡芳很坚持。

  迹延舒服地坐在浴桶里休息,房间里的光线很昏暗。

  他静静地靠坐着……

  迹延记得之前末桐告诉他,说九皇又回雪山了,迹延不知雪山那边的情况,但他知道对九皇来说,没有什么比雪山更重要,包括他再内。

  迹延洗完澡,见末桐还未回来,他就床上衣服出门了客栈,他让小二告诉末桐,他还是先回去了,并礼貌的表示他过些日子再前来拜访。

  迹延有自己的住处,更何况迹延感觉到末桐这次回来不是因为他,而且末桐说去买酒,去了两个时辰了还未归来,迹延也不好懒在客栈不走。

  迹延走到集市的时候,路边的摊位都打烊了,街道上一片萧瑟,只有依稀的几户大府邸的屋檐下悬挂着灯笼……

  四周很黑。

  迹延提着灯笼缓缓地穿过集市,酒坊早就已经关门了,迹延眼底是一片平静,他站在酒坊前看了一会儿,大门紧紧地闭合着,末桐若只是出来打酒,早应该回去了。

  不过。

  那并不重要,但他很清楚的知道末桐绝对不会出事,也许末桐就是要让他自己离开,才把他独自留在客栈里。

  迹延也懒得去想,他也懒得管,反正他都已经告辞了,他提着灯笼走进了树林,刚走没几步,就听到有人叫“救命”。

  迹延循声而去,发现这声音很熟悉,很快他就看到一个身着黄鹅衣衫的女子在哭泣:“木姑娘,你怎么会在此地?”

  “迹大哥,迹大哥,我总算找到你了,你家怎么住这么僻静的地方,刚才我看到有鬼,吓死我了!”木凡芳几乎是立刻扑入了迹延的怀里,吓得眼泪鼻涕弄了迹延一生,虽然男女授受不亲,但迹延还是没有推开她,因为迹延感觉到木凡芳在颤抖。

  迹延伸手缓缓地拍了拍付芳芳的背,尝试安慰木凡芳:“这么晚了,你一个人到这种地方来做什么?入夜之后山里很多鬼怪出没很危险,你爹知道会担心的。”迹延无奈了。

  “我……我是来找你的……”木凡芳突然变得很小声,他抓紧了迹延的手,“迹大哥,我今日去竹料铺的时候,老板说你已经走了,我向他打听你的住处,我就只想看看你。”

  虽然木凡芳是抓鬼世家,但是收鬼技艺是传男不传女。

  迹延看了一眼木凡芳手里提着竹篮:“你手里拿着什么东西?”他语气温和的询问受惊的木凡芳。

  “是给你做的桂花糕。”

  这木凡芳还真是有心,让迹延都有点不忍心了,但迹延清楚的知道不可能,他还是礼貌的把木凡芳送回去了木府,并且收下了木凡芳的好意。

  “迹大哥你进来坐坐吧。”

  “不了,我要回去了,下次夜里别出门,你一个姑娘夜行很危险,你若有事找我,便带话给竹料店的老板好了。”迹延婉转的拒绝了木凡芳,但他的语气很柔和,一点都不伤人,直到木凡芳进了木府,迹延才转身离开。

  镇上夜间有打更的人,迹延突然感觉到一股y气向他的后背袭来,迹延伸手迅速的划出一道阵法,一个幽蓝色的转盘印从他身后向四周托展开来,那道邪气瞬间被弹了回去,那阵法在扩大旋转,将迹延与身后的地界隔开。

  迹延转过身,没有看到人影,他挥袖退散了阵法:“末桐,你出来吧,我知晓是你。”他的声音不高不低。

  眨眼间。

  一股黑焰闪了过来,迹延只觉得眼前一晃,被带到了镇上的岩庙门前,因为此地很偏僻,夜里连打更的人也不会经过这里。

  “我让你在客栈等我,你怎么就这么走了,你以为,你让店小二跟我说了那些话,我就不会生气是不是?”

  “我见你迟迟未归,我留在哪里也不方便。”迹延毫不避忌地注视着末桐,发现末桐那深墨色的眸子里透着几丝怒意。

  末桐似乎生气了……

  迹延见末桐表情不悦,他反而缓缓地笑了起来:“我以为你想让我走,所以我才走的,因为你一直不回来,买酒也不会买那么久。”他以为末桐在暗示自己,他不可能不要脸不要捡到那种地步,虽然说末桐请他到客栈,那也有可能是出于礼貌,事情并不是那么复杂,迹延也很释然。

  “你觉得,我是想让你自己离开?”末桐反问迹延,他双手分别抓住了迹延的手腕,“我若是想赶你走,何必带你去客栈,我搬石头砸自己脚?”

  末桐的手,缓缓地滑向上了男人的手臂,迹延伸手想拉开末桐的手,他语气平缓的告诉末桐:“你弄得我好痒。”男人的声音很沉稳,透着成熟与稳重。

  “好痒?”末桐的声音变低了,他的双手抚上了男人的后背,轻轻地**,他凑到男人面前充满邪气的询问,“哪里痒,我替你挠”他想转移男人的注意力,不要男人在那个问题上纠结,他的确也没有想要抛弃男人。

  “你的意思,不是很明显吗?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何又会回来寻我……”迹延停顿了一会儿,又缓缓地表示,“若是你真没有那种想法,那这次就算我多心了……”

  迹延不多心也不行,他经历了那么多,受过挫败也不少,他并不是觉得失望,他只是不抱任何期望而已。

  他也不可以期待……

  末桐表示之前没有回客栈,是因为到城南那边的酒楼给迹延买夜宵,末桐在那里犹豫了很久,那时候才发现,他并不知道男人喜欢吃什么,但是当他把各种招牌菜都打包带回来的时候,却发现迹延走掉了。

  他就立刻追出来了,刚准备上前叫住迹延,就看到一个女人扑倒在迹延怀里,似乎还很亲密,更让他生气的是迹延竟然送那个女人回家,但末桐也知道迹延此人心肠好,所以末桐也不去计较,但是……迹延竟然手下女人的礼物!

  这点让末桐很生气。

  再加上迹延又误会他的意思,他觉得自己和男人之间还是有点距离的,他想尝试着打开男人的心,末桐一边想着,一边拿过迹延手中的竹篮。

  “这是什么?”末桐看了迹延一眼。

  迹延漠漠回答他:“是木姑娘替我做的糕点。”

  末桐伸手打开了竹篮,看到里面放着桂花糕,他伸手就把竹篮扔得老远,他的动作很霸道,而迹延也只是平静地看着他。

  迹延没有说话。

  “你不要吃她做的东西,我给你买了好吃的,回去吃个够。”末桐的手扣住了男人的手心,他握紧了男人的手,拉着缓慢地男人往客栈走,路上他还不忘提醒男人,“那个女人喜欢你,你最好找个时间和她说清楚,你是要和我在一起的。”

  这个不用末桐提醒,迹延也知道,只是糕点被扔掉了有点可惜,浪费了木姑娘的一片心意,末桐牵着迹延缓慢的前行……

  四周空无一人,只能听见远处的打更声。

  直到回到客栈,末桐也没有松开迹延的手,迹延好几次想收回手,但是都被末桐重新握紧了,迹延看到满桌的夜宵,他也不知该说什么,他吃了些许,末桐一直都坐在他旁边,时不时的提醒他,要他和那女人划清界限。

  看到迹延没有反对,末桐气消了许多。

  当初末桐回来的时候,九皇其实是和他一起的,九皇并没有回雪山,九皇其实是回了竹舍,但是末桐不想告诉男人。

  他也不想让男人回去见九皇。

  他想和男人单独在一起……

  因为自从离开了末府之后,他们就没有机会单独相会,他知道他以前做的那些,对不起男人,他那个时候还不太懂,不太明白凡人的感情,不过他现在会尝试着理解迹延。

  夜里休息的时候,末桐舒服的躺在床上,他手里抱着一坛酒,目光落在迹延的身上,他的心情很好,因为好久没有和男人单独相处了,在末桐看来,九皇,赤练,佛降,岩云都太碍眼了。末桐伸手拍了拍床,示意让男人躺下来休息。

  “你不**?”迹延站在床边居高临下地注视着末桐。

  “脱,怎么不脱。”末桐听到男人的话后,就放下酒坛子,脱了外套,他躺下的时候补充了一句,“但是,我更喜欢看你脱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迹延没说话。

  他只是替末桐挂好了衣服,他站在床边扯开自己的衣带,从容的脱下了外衣……

  他在床边坐了一会儿,似乎在做心理准备,他当然知道末桐不会只是单纯的睡觉,当他躺下的时候,末桐替他拉上了被子。

  这让迹延不由自主地看了末桐一眼:“你还不睡?”他低声的询问末桐,他的声音很温和,声线淡定又沉稳。

  “睡不着,还有事情没做。”末桐的手搭在男人的腰间,感觉到男人身体传来的问题,迹延接过末桐递来的酒坛子,把酒坛子放在地上。

  末桐抱紧了迹延:“你身上好烫,你穿这么多,不热?”他伸手拨开男人的衣服,让男人的x膛暴露在外面……

  迹延抓住末桐的手,他把最近的事情都告诉了末桐,包括佛降和岩云去修罗境练功的事情,末桐听完了之后,很长一段时间没说话。

  他只是抱着男人,替男人合上了衣服,拉上了被子,靠着男人休息:“那样最好,我宁愿放你一个人在那里,也不愿意你和别人同吃同住,而且还……”

  末桐止住了声,因为他到男人闭上了眼睛,他不想打扰男人睡觉,他一直不说话,知道听到男人睡去之后的平稳呼吸声,他才搂紧了男人并安静的睡觉,他今日初见男人的时候,就觉得男人气色很好,这让他放心了许多。

  末桐是魔尊,他有很多对手。

  而且,他的对手都想把迹延抢走。

  末桐也从来没有这么在乎过一个人,但是迹延例外,他知道迹延对他来说是和那些青楼女人不一样的……

  而且大家都在不断地变强,末桐他当然也不会原地踏步,只有变得更强,才能独占迹延,末桐倒是很清楚,那些人都打得这个主意。

  所以才会丢下男人去办事,否认就算得到男人的心,也得不到男人的人,想做到两全其美,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……

  末桐闭上了双眼,抱着迹延单纯的睡觉。

  而此时。

  迹延却缓缓地睁开了眼睛,他只是静静地注释末桐的脸,这个人和他之间瓜葛说十天半个月也说不完……

  迹延浅浅的叹了一口气,渐渐地睡去了。

  ……

  接下来的日子,迹延就在客栈住下了,虽然好多次迹延都表示要回去,但是末桐总有办法让迹延留下,这些日子末桐都没有碰迹延,对迹延礼拜得很,只是偶尔下末桐的背,总之不会过分就是了,这让迹延觉得很轻松。

  迹延在客栈住了半个月都没有回竹舍,末桐时时刻刻都陪着迹延,慢慢的让迹延跟他话题多了不少,末桐很健谈,对迹延还算好,迹延也不排斥他。

  只是住久了,迹延会觉得自己是一个闲人,总是赖在这里吃闲饭,虽然末桐对此不介意,但是他自己却觉得不好。

  再加上最近他都没有去砍竹,没有筹到钱,更加没有机会与木姑娘见面,而且迹延去参加喜宴的礼物还没购买……

  他缺银两。

  ……

  这日。

  正好是喜宴前一日,迹延上街的时候遇到了木凡芳,木凡芳还特意拿了请帖给他,并且说让他一定去,他不好推辞,也没有推辞的机会,因为他抬起头的时候,木凡芳已经高兴的跑得走远了,他叫也叫不回来。

  刚入夜不久,迹延就到了布庄,末桐让他这个时候到布庄来试衣服,这个布庄是镇上最大的,末桐看到迹延来了,原本来还百无聊赖,一脸无聊的末桐,立刻站了起来朝向男人走来,把男人带进了布庄的换衣房。

  他让迹延**,他掀开帘子出去了,迹延不知末桐为何把#带到这里来,#站着没动,而末桐回来的时候,他手里拿着几件新衣服。

  “我前些日子帮你定做的,你试试。”末桐拿着衣服在迹延身上比来比去。

  迹延没脱,他表示:“我可能穿不了,又没量过。”

  “快脱,你的身材,我了解,再说了,你全身上下每一个地方我都很清楚。”他一边在催促迹延,一边低头数着手里的一大堆衣服。

  迹延按照他的吩咐脱了衣服,他低声的表示:“末桐,我有一件事情想请你帮忙,不知道你方不方便,我明白要去参加喜宴,我向你借点银子,我去买贺礼……”

  末桐认真的数着衣服。

  迹延也不知道他有听没听。

  迹延平静的双眸看着末桐,他的目光很温软,语气也是透着成熟男人具备的稳重和诚恳:“我需要银子……”

  迹延的声音很低……

  末桐抬起头,看向迹延,发现迹延已经脱光了……

  迹延正静静地看着他……

  第190章

  而此时。

  末桐手上拿着的衣服从手中滑落,迹延立刻伸手接住了,掉地上弄脏就可惜了,迹延拿着衣服看了看,发现衣服很素很素,迹延低垂着不知道在想什么,末桐凑了过去,浅浅地吻了一下男人的脸颊,他揽着男人的腰,两人无限亲密。

  末桐只是单纯的亲了男人一下,他的双唇就离开了迹延的脸颊,他的头轻轻地靠着迹延头,他的唇虽是离开了迹延,但是他的双手却依旧紧紧地粘着迹延。

  迹延缓缓地抬眼看向他,他的语气非常的平缓:“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?我想找你借些银两,你借是不借?”他感觉到末桐的手顺着他背缓缓的滑下,一点一点的触碰着他的身体的敏感地带……

  “借,当然借。”末桐想了一下,觉得用词有些不妥,他立刻就改口说,“不要借这么难听,你要银子我给你就是,你要多少我都可以给你。”他的手滑到了男人的腰间,轻轻地捏了捏男人柔韧的腰部,两人交流间透着一股说不出的浓浓暧昧。

  “多谢。”迹延高兴的回应,想到了贺礼有了着落,他拿着新的内衫套上。

  迹延装着一件单衣,连裤子都还没来记得套上,他发现末桐站在旁边拿奇怪的眼神看到,他抬头看了末桐一眼,拉开了末桐放置在他腰间的手。

  “把裤子给我。”迹延伸手向末桐要裤子,长长的内衫虚掩着迹延的下摆,那若以若现得地方让末桐变得有些口干舌燥。

  “不穿比较好看。”末桐把衣衫放置在门边的竹架上,迹象想去拿衣物,被却末桐挡住了,他的双手缓缓地滑上了男人的腰……

  “是你让我来试衣服的,其实也不用这么破费,这间布庄的衣服很贵,随便买一件合身的就行了,不用定做……”迹延想要岔开话题,他每说一句话,末桐就靠近他一点,导致他的声音也逐渐的变低变小,最后他的话被末桐的双唇封锁在唇间。

  迹延没有动,末桐主动地靠近了迹延,两人的身体贴合在一起,迹延单薄的衣衫虚掩着身体,他伸手轻轻地抵触末桐的x口,末桐一只手抓住他的手,另一只手**着男人的后背,让男人放松,让男人不要紧张……

  也许是太多没有和男人做,末桐变得有些难耐,他强势的亲吻着迹延的唇,很快就让迹延放松了身体,他与男人唇间**着,身体紧密的贴合着,彼此的气息,味道,体温,都统统的清楚的感应到,感觉着彼此真实的存在。

  迹延原本想说,不要在这里,毕竟这里是商铺,若是被人发现,会很难看。

  但是情到浓时总是会忽略了身边的一切,如今末桐眼里只有迹延,强烈想要拥抱男人的心情,已经占据了一切。

  末桐的吻从试探,到大胆,再到强势如吞噬般的强烈,触感清晰地柔软双唇与那湿热灵活的舌尖不断的刺激着男人的感官。

  炙热……

  湿滑……

  那强势霸道的吻,末桐吸紧了男人的双唇,深深地**着,两人的心跳与气息都在不断的变化,末桐炙热的气息喷在迹延的脸上,那热热痒痒的气息笼罩着男人,男人来之前因为口渴,在路边喝了一碗酸梅汤,嘴里甜甜的……

  末桐的双手抚男人结实的身体,他细软的黑发垂在男人的身上,他吻得又深又急,男人的心跳在不断加速。

  末桐松开了他的唇,双唇贴在男人湿润的唇边,揉弄摩擦了两下:“我好长时间没抱你了,就在这里解决好了,我等不急了。”他微微地侧着头,含着男人的双唇舔弄了一翻,他一只手搂着男人的腰,一只手玩弄着男人x前诱人的r尖。

  男人的r尖很柔软,男人感觉到末桐的手指,摩擦着他的敏感,时而轻捏,时而拨弄,迹延捏住末桐的手。

  “不喜欢?”末桐霸道地搂着男人,让男人靠在铺满了柔软的锦料的墙上,他暧昧地贴着男人,不慌不忙地揉弄着男人的身体。

  迹延未回答,他感觉到末桐的指尖在揉着他的敏感的r首,迹延竟然说不出话来,那种舒服的感觉慢慢的变得强烈……

  迹延的腰间被麻痹了,他的身体放松有些发软,男人的双眸透着几分湿润,末桐的唇顺着男人唇吻到男人的脖子,双手还不忘记在男人身上来回的**,男人的皮肤很滑手,末桐简直是爱不释手,尤其是听到男人毫无征兆的低弱**时,末桐心里充满了满足的感觉,他的心里始终都有着很强的占有欲,同时他也喜欢看男人的**样子……

  “不要动,让我舔。”末桐抬头吻了一下男人轻轻震得眼帘,他的舌尖顺着男人的脸颊,缓缓地灵活的下滑……

  “你要舔哪里?”迹延有些不太清醒,他还没来得及反应,就感觉到末桐的舌头滑到了的他的锁骨,再向下滑动,迹延感觉到末桐隔着单薄的内衫舔吻着他x前的敏感点,隔着那布料可能清晰的感觉到末桐舌尖湿热的触感。

  迹延低下头就看到末桐的舌头,围绕着他的r首打转,虽然隔着衣服,但是那触感还是很清晰,迹延伸手抓住了末桐的手,想让他停止一下。

  “衣服弄湿了,我还没试,待会儿不好向店家交代。”迹延想拉开末桐的手,末桐却把他抱得更紧,末桐霸道的拥揽着他。

  末桐抽空抬起头,看向男人:“我都付过钱了,都是给你买的,弄湿了就湿了,不碍事。”他的手指代替了他的双唇,轻轻地揉弄着男人的x前的敏感点,他的另一只手缓缓地滑向了男人的腿间,轻轻地揉弄着男人腿间的分身。

  男人的分身很快就在末桐的手里发涨,男人的r首也被弄得泛红发涨,那种感觉让男人几度吐出呻吟,迹延微垂着眼帘,感觉到末桐唇边的气息若有若无的炒年喷洒在他的唇边,他眼底的平静也有所动荡,末桐也察觉到迹延身体的反应……

  迹延的身体很诚实……

  “你哪里来的这么多银子?”迹延低声的问他,他每次呼吸都吸入末桐气息,“若是不想说就算了,那就算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他低声的说:“你可以不回答我。”

  迹延也没说话,他不愿意回答,他向来都不缺银子,他以前挥霍迹延的家财,那时候他不会替迹延着想,不过现在他不会用迹延的银子,迹延也没有银子给他用,以后他养迹延就行了,迹延也不需要为这些事情c心。

  “你若是那么想知道,我也可以告诉你。”末桐看向男人,看到男人点头,他还是说了,男人听完之后,也没有任何的表示,他也就不再担心了。

  沉默半晌之后——

  迹延表示:“过去的事情,不提也罢。”迹延很坦然,他的直接换来末桐的问,男人的**在末桐不断的**下泻了出来。

  末桐不说话了,他吻了男人一会儿,让男人背过身去,末桐的x口贴在墙上,末桐的手指借由男人的津y滑入了男人的体内。

  “每次和你做,你的反应都像处子一样,明明那么又经验了,还是这么青涩的样子。”末桐扣住男人的腰,解开自己的裤头,将**抵触在男人的秘x缓缓的摩擦,男人的鼻息越来越重,末桐双手轻轻地掰开了男人的双臀,末桐那灼热的**冲入了男人的体内……

  他用力的压紧了男人的双臀,让男人那湿热狭窄的x口,紧紧地含着他的分身,他埋得很深,感觉到男人舒服的颤抖,他提起男人的腰,开始大幅度地撞击男人的身体……

  迹延平静的眼底在震动,他嘴里随着末桐的深入,时而不时发出喘息、呻吟,末桐一直在和他说话,一面暧昧抚他的身体,一面暧昧在男人耳边低语,他的舌头在男人的脸上滑动,舔吻了男人的汗水,迹延微微张开的嘴吐出呻吟……

  **撞击的声音听得迹延脸颊发烫,按常理说男人是脸红的,但末桐的撞击很快,加上末桐不停问让“还要不要”、“够不够深”、“喜不喜欢”,就算迹延再怎么冷静也无法镇定下来,他的耳朵变得滚烫滚烫的。

  “是不是这里?”末桐问男人。

  “嗯……”男人低声的声音。

  “你这个样子也不能抱女人,你快些找时间和那个女人说清楚,今日那个女人都找到客栈来了。”末桐双手拥抱着男人,他将头埋男人的颈窝里,他用力而强势的进入男人。

  虽然末桐进入幅

章节目录